八月的帕米尔

2016-05-27 19:54:00来源:2018世界杯买球作者:潘继鹏

  

  

  八月帕米尔

  

  

  

  

  帕米尔之夏,为八月之母所生

  夏天的帕米尔,是被无数

  八月乳汁四溢的雪峰奶大的

  是被不安的马蹄创出来的

  是被沉默的牦牛咀嚼出来的

  千丈白发的慕士塔格冰山之父

  只有在这个时节才肯把雪山水

  他的这群活蹦乱跳的数不清的

  子孙们放下山来

  走向嗷嗷待哺的草甸牧场

  让阳光的野鸭群尽情凫游

  于是盛传起了

  关于石头城关于公主堡关于丝路驿舍

  关于鹰笛关于雪豹的故事

  八月帕米尔是被太阳吻出来的

  顿时紫外线牛乳般攒射

  一个吻痕留下一个草场

  无数个草场扩展着高原的夏天

  夏天生出被牧人牵着的

  大片大片的五彩云

  八月的阳光就此融化成澄澈金黄的酥油

  被塔吉克人沏进喷香的奶茶

  被塔吉克人收炼成干香的酸奶疙瘩

  于是朵朵毡房升起炊烟的花蕊

  莽莽雪峰间涂抹蓝色的丛林

  托举挥动着深厚袅娜的帕米尔的八月

  

  

  

  

  牦牛群

  

  

  

  在贴近蓝天的海平面上

  滚动一片黑土地

  浓缩了西部的风景

  尾巴系一束

  粗壮的季节风

  踏乱了高原

  流畅的纹理

  洞穿严寒

  漫长的隧道

  向着冰峰的期待

  涌动汩汩生命的泉突

  盘绕成峭崖的发辫

  濡湿顽钝的雪线

  舔皱执拗的危岩

  潮解远古的风尘

  蹄印的铧

  犁开僵硬的云块

  向着冰峰的期待

  翻晒黑色的忠诚

  高原有了这群攀登者

  才有了比山

  更高的山

  冰脊空白的额头

  才有了高贵的

  如径的皱纹

  峰峦群耸的耳屏

  才有了四季

  踢踏的足音

  永冻层的珐琅质上

  才有了咀嚼

  自由的痕迹

  凝固的山浪间

  才有了泅渡

  冷寂的船帆

  梳理纷乱的雪溪

  走向河流,走向草甸

  远处响来清越的牧哨

  牛背的城堞上

  卷起串串抒情的标点

  衔几丝青草

  开始新的翻越

  希翼,在山脚下升起

  向着冰峰的期待

  生长力的树冠

  帕米尔雪岩深处

  悸动起山脉的搏音

  

  

  

  咏昆仑雪莲

  

  

  

  

  风的大提琴弓

  划过五千五百米的等高线

  你翩然掀开雪被

  开放出毛绒绒的乐思

  在严寒进退张合的睫毛中

  浑身插满阳光

  天山雪莲傲笑在

  嶙峋贫瘠的肩头,你

  从没有哭泣,只呼吸

  清清月光,淡淡雪色

  为了摘取你的诱惑

  我沿气温渐冷的悬梯攀援

  我在空气稀疏的岩层爬行

  我在紫外线高举的鞭下呻吟

  当我达到了你的高度

  却感到了自己的卑微

  酒中,你凝视我

  仍开放着昆仑的性格

  闪耀着高傲的昭示

  我的酮体被你灼烧得通红

  这一夜,我在爱人的肩头

  洒下了男儿的泪痕

  

  

  

  帕米尔鹰

  

  

  

  

  走在伸手可及淡云的圣地

  忽觉有黑色的山影

  在头顶盘旋徐行

  肩着一件穹隆的披风

  搅动一天静寂的思绪

  既然属于这座高原

  就选择鸟瞰的姿态

  既然天空独钟于翅膀

  就终生为自由而飞翔

  与积雨云一道升腾

  用黑色的前胸

  撞开生命极致的蔚蓝

  与阳光一道俯冲

  羽毛排列成琴键

  鼓动雪岭万仞

  奏响八方来风

  骨骼也一定是黑色的

  因为富含铁与岩的成份

  周天寒彻的领空里

  盘绕一束黑色的热气流

  在悬崖吞咽黑夜

  在危岩放飞白昼

  翎羽衔雪起飞

  利爪已轻轻提起 乔戈里

  高原因而耸起

  天空因而高远

  帕米尔因而有名

  黑色的山影

  驾驭天国的自由

  在头顶盘旋徐行

  翱翔黑色的理想

  翱翔不屈不倦的人生

  哦,帕米尔鹰

  

  

  

  

  高原河

  

  

  

  原本是阳光孵化的精灵

  破壳于雪翎筑就的巢窝

  第一声清凌凌的啼叫

  竟让一个游子浮想出

  婴孩时在年轻母亲怀中

  吮吸的快意

  在火焰般升腾的峰峦间

  呀呀学语,蹒跚学步穿行

  从搓板似的山级跌落下来

  摇动万棵盛开的梨树

  引起高原水声鼎沸

  缺氧的帕米尔变得丰硕

  走向牧场之后

  就成熟得碧蓝碧蓝

  像所有帕米尔汉子一样

  体魂健壮又柔肠万端

  嗓音浑厚又性格狂放

  讲热情快捷的塔吉克语

  与不尽的山花亲昵

  常常呼出烈性的酒气

  醉倒高天流风飞云

  暴涨许多雄性之流

  放纵阳光的野马群奋蹄奔腾

  躺在草原的皱折里

  融化少女的倒影

  倾听小草拔节之韵

  织出遍地情网

  萦绕无数洁白的毡房

  塔什库尔干的孩子们

  也这样毫无愧色地长大

  成为主人,成为父亲后

  就去驮负整座高原

  就去流动整个草野

  让每一个游子沉进河中

  回到童年,体味成熟

  站起来就感到英武豪迈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缪伟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01-2015 zgka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1-85196540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

{ad.bottom}